宫西达也, 幼儿绘本分享, 教育讲座观感

当多多遇见宫西达也

星期日一早,多多兴致勃勃自动起床洗刷。今天是特别的一天,他嘴里念了两个月的宫西达也之约终于到了。还有另一件令他开心的事,今天他约了幼儿园的一位小朋友一起去,这,还是头一遭呢!

小瓜拿着他准备送给宫西达也的画作(其实是拿鳄鱼充恐龙),开开心心地出发。到了会场,和大型纸板霸王龙和甲龙宝宝合照,签名报到后还在绘本盖了可爱的恐龙盖章。工作人员预先报备,由于时间紧逼,也许来不及签名了,搞到多妈还小失望了一下。

小瓜在人家书摊翻了几本书制造小混乱后,一进入会场就见到宫西达也本尊站在那里。多爸反应很快,立马叫儿子把自己的画递过去。小子照做后本打算开溜,大爷很友善,请我们留步。他先把画作打开,看着那幅呲牙咧嘴,长得有点像恐龙又有点像鳄鱼的不知名野兽,顿了顿,努力地找亮点赞赏一番,再跟小瓜握握手。离开之际,我偷偷回头瞧一瞧大爷怎么处置那副画,只见他转来转去找地方放。我心想:弄丢了也没关系,谢谢您满足了儿子的心愿(还有多妈的虚荣心)。

大爷一口气说了好几个绘本故事。自己说着自己的作品,感觉就是比较原汁原味些。即便是语言不通,需要借助翻译员,这并无阻大爷赢得全场孩子哈哈大笑,融入简单有趣的故事中。《好饿的小蛇》封面一出现在大荧幕,立即引起小骚动。恐龙系列并没有出现在讲故事环节中,我猜想这是为了顾及年龄较小的孩子,还有文字太多,当场翻译太耗时恐怕会出现冷场所致。

接下来,孩子与父母分成两组,父母参加蒲蒲兰社长的讲座,而孩子们单独与宫西达也一起做手工。因为年龄五岁或以下的孩子可以有父母陪伴,所以多妈留守孩子,多爸去听讲座。(这步棋下错了!)。

根据指示,每个小孩子要在纸皮上一分二,画写与海洋或陆地有关的东西,然后剪出来,让宫西达也贴在大大的纸皮上,做成一个孩子们和大爷一起完成的作品。

多多拿着纸皮只想快点画画,根本没在搭理什么指示。我解释了几遍没用,宣告放弃,由他去。不料,大爷经过,看见他的(又是一个有点像恐龙有点像鳄鱼的怪兽)画,称赞了一番,拿起剪刀就帮他剪。本以为这是件荣幸的事,怎知,多多不愿意自己的画被剪,在那里黑着脸小声地抗议。幸好大爷只是想要示范一下,没一会儿就移步到其他小朋友那里。我边哄边解释,带着他与那两片还没剪完的图片,想拿去交差混过去。孰料,大爷又出现了,拿起剪刀边剪边安抚多多!儿子连声抗议,眼泪都快流出来,多妈在一旁看着,冷汗都快飙出来。。。

惊险逃过爆哭大灾难后,听讲座的家长这时候也回来了。问多爸听了什么,“嗯,那个日本人社长讲华语比我们大部分马来西亚华人还好”,“就。。。讲要怎样亲子共读那些喽!”。”哦!社长有讲《吃掉你的豌豆》哦~“我再追问两句,他眉头都皱起来了。所以,下次听讲座,还是自己亲自出马比较好。

回家后我忐忑不安地问多多:“喜欢宫西达也吗?”。他很笃定地点点头。好,我松了一口气。 啊不然你以为带着五岁不到的孩子出席大活动能有多顺利??

很俗气却很诚恳的说一句:身经百战的宫西达也不会记得这个小插曲,但它是我们一家三口一段快乐的回忆。

#谢谢绘本雨林协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