绘本哪儿找, 育儿随想

到国家图书馆走走,顺便聊盗版

说来惭愧,身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吉隆坡人,我却从未踏足国家图书馆。虽然没有去过,但却对它有些看法。今天首次到访,更多的是要证实自己的看法是否有偏差。

原来小孩在一些楼层是不被允许进入的。 因此我们三人只能在图书馆大楼旁边底层另设的儿童部溜达。一个大约四千平方公尺大的地方,馆藏以平装的本地国文和英文童书为主,有少部分的淡米尔书和中文书。除了根据语言分类,书本基本上分成fiction和non-fiction,没有根据小读者的阅读能力区分。阅读的空间还蛮多的,由于是儿童区,对于噪杂声和孩童乱走动的容忍度比较高。果然不出所料,中文藏书只能礼貌地用“乏善可陈”来形容。

进馆五分钟后,我其实就想走了,但念头一转,反正已经来到,不如拍些照片作为参考资料。就在这时,我发现了两本彼得布朗的《老虎先生来撒野》英文精装版。 Continue reading “到国家图书馆走走,顺便聊盗版”

育儿随想, 共读教育短片与文章

到国家图书馆走走

说来惭愧,身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吉隆坡人,我却从未踏足国家图书馆。虽然没有去过,但却对它有些看法。今天首次到访,更多的是要证实自己的看法是否有偏差。

原来小孩在一些楼层是不被允许进入的。 因此我们三人只能在图书馆大楼旁边底层另设的儿童部溜达。馆藏以平装的本地国文和英文童书为主,有少部分的淡米尔书和中文书。除了根据语言分类,书本基本上分成fiction和non-fiction,没有根据小读者的阅读能力区分。阅读的空间还蛮多的,由于是儿童区,对于噪杂声和孩童乱走动的容忍度比较高。果然不出所料,中文藏书只能礼貌地用“乏善可陈”来形容。

进馆五分钟后,我其实就想走了,但念头一转,反正已经来到,不如拍些照片作为参考资料。就在这时,我发现了两本彼得布朗的《老虎先生来撒野》英文精装版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到国家图书馆走走”